偶然听到这首歌,然而却被深深的吸引。我肯定是我第一次听,但是莫名的熟悉,就像共鸣一样,然后跟着旋律,不由自主的晃动身体...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只身在城市之中,随着时间的流失,随着节奏的加快,周围的环境开始模糊,开始流动,渐渐的形成了流线。好像迷失一样,到处找不到方向。我开始听到尖叫,然后是哭声,很快,我挣扎,我痛苦,我宣泄....感觉到更是对很多事物的不理解和绝望,像是安妮宝贝的文字一样,都充满着颓败,生活的压力,绝望。

  当组合成立以后,Shapovalov和Voitinskyi决定使用Тату (Tatu)作为组合的名字。这个名字是由两个俄语词组搭配而成,“ta”(这个女孩)和“tu”(那个女孩),意为“这个女孩爱那个女孩。”当这个组合被推向国际以后,她们预备使用“Tatu”这个名字,但是已经有一个澳大利亚组合使用了这个名字。所以她们就将字母拼写改为“t.A.T.u.”,但在一些国家她们依然被称为“Тату”。
  之后t.A.T.u.开始与她们的经纪人合作录制歌曲,跟着Voitinskyi离开了这个企划。Shapovalov之后签下了Elena Kiper为拍挡。Kiper为t.A.T.u.写过不少歌,包括她们的第一首主打歌“Ya Soshla S Uma”,俄语版的“All the Things She Said”。
  2000-2001:早期成功
  t.A.T.u.的第一张单曲于2000年推出,定名为“Ya Soshla S Uma (我迷失了)”。这首歌描述了一个女孩子内心的痛苦和挣扎,因为她爱上了另一个女孩,但害怕世人的指责,所以请求父母的谅解。这首歌的功劳归于Elena Kiper。她说,这首歌是她在牙医诊所睡着时梦到的,在梦中,她吻了另一个女性。当她醒来后,脑中浮现出词组“Ya soshla s uma”。 Shapovalov决定为这首歌拍摄一部MV。在MV中Lena和Yulia身穿天主教学校校服(常见宗教学校物件),在倾盆大雨下向一群旁观者哭喊,互相激吻,在一栋单色调的建筑物和铁栅栏间徘徊,类似于被困在牢笼中。MV结尾凸现讽刺意味,当两个女孩绕过建筑物墙角,跑向没有雨水的远方时,那些旁观者反变成了牢笼中的囚犯。Kiper和t.A.T.u.都曾表示这部MV(以及t.A.T.u.组合本身)是受1998年的瑞典电影。
  2002年12月10日,t.A.T.u.发行了《200 km/h in the Wrong Lane》,她们首张专辑的英语同名专辑。该专辑全球销量超过500万张。
  乐团和管理层因为她们使用大胆暴露的女同性恋形象来制造舆论纷争而饱受责备。例如,在俄罗斯版《Maxim》杂志的2003年1月刊封面上,Yulia赤裸上身仅以比基尼遮掩重点部位而Lena则身穿运动内衣。当时两人都只有17岁。其她照片中包括2003年9月俄罗斯版《FHM》杂志上,两个女孩子都赤裸上身,Lena靠在Yulia背后用双手遮住Yulia胸部。
  对于有关两人性取向的问题,两人的答案总是模棱两可,譬如,“勇于做自己,勇于去爱,”或者我们不喜欢被归类。Lena曾在采访中说,女同关系并非包装
  2003年的2月底到3月初,两人前往美国为英语专辑做宣传。纪录片《Anatomy of t.A.T.u.(解剖t.A.T.u.)》从这段时间开拍。通过媒体,t.A.T.u.的态度,用词选择,性取向,和她们的标语“Hui Voine!(Fuck War!)”制造了轩然大波。两人最先穿着这带有争议字样的t-shirt是在上美国著名脱口秀《The Tonight Show with Jay Leno》,但更引人关注的是后来电视台在播出时将两人在节目上接吻的片断剪掉。第二天在另一个脱口秀《Jimmy Kimmel Live》上,两人被告知不能穿这t-shirt,而后来Yulia却把这标语写在了主持人Kimmel的手上。
  在MTV的《TRL》节目上,两人经常不理睬提问,在台上嬉闹,以及用俄语互相交流,以至惹恼了主持人。而整个节目过程中主持人也一直念错 t.A.T.u.的发音,尽管Yulia试图纠正。《TRL》没有将两人t-shirt上的字样马赛克,也没有剪接两人的接吻。Yulia和Lena还出现在脱口秀《Last Call with Carson Daly》,《The Late Late Show with Craig Kilborn》,和恶搞节目《MADtv》中。她们也为《Maxim》杂志2003年5月刊拍摄了一组照片,但是带有“Hui Voine!”字样t-shirt的照片只登在网上。
  2003年是t.A.T.u.组合的鼎盛时期。她们代表俄罗斯参加了2003年Eurovision歌唱比赛。并被认为夺冠热门。她们的参赛曲目是《Ne Ver,’ Ne Bojsia》,但Yulia由于声带发炎没有参加排练,也影响了比赛。在计算票数以后,t.A.T.u.获得第三。两人认为如果来自爱尔兰的电话投票被计算在内的话,她们会赢得比赛-由于eircom(爱尔兰最大的电话公司)的技术故障致使票数产生决定性误差(t.A.T.u.的单曲在爱尔兰登上排行榜第一,但却没有得到任何来自爱尔兰的分数)。事后,两人回应道,“Eurovision是给初学者的…我们已经是歌手了,之所以参加比赛纯是因为我们祖国的要求。”俄罗斯对Eurovision的结果提出了抗议,但没有效果。同年在伊斯坦布尔的演唱会上,她们演唱了Sertab Erener的《Every Way That I Can》(Sertab Erener,土耳其女歌手,是03年Eurovision的获胜者)。
  在2003年MTV Movie Awards电影颁奖礼上,t.A.T.u.表演了《All the Things She Said》和《Not Gonna Get Us》。这也是她们迄今为止在美国参加过的最大型的演出。其中包括近100个女孩子在台上跳舞,并在曲末互相接吻。《Not Gonna Get Us》的合唱部分是放的录音,由于Yulia在Eurovision期间声带长出的囊肿。此次美国之旅,她们也在旧金山金门桥为《Show Me Love》MV拍摄了部分片断。
  2003-2005:揭示和裂缝
  2003年9月26日,t.A.T.u.推出了一张remix合辑,名为《Remixes》。同年11月,专辑于俄罗斯发行,包括两首新曲和MV。两首新歌是“Простые движения”和“Не верь, не бойся”。
  12月Shapovalov与日本导演Norio Kashima,Susume Kudoh和Shinichiro Watanabe议定制作一部动画电影,定名为《t.A.T.u. Paragate》。剧本由Shapovalov亲自操刀,由iMovie 工作室制作。花费为五亿日元(四千七百万美元)。这部长一百分钟的电影原定2004年11月发行,后来日子改为12月,之后宣布取消,主要原因是 t.A.T.u.组合和 Shapovalov 的拆伙。
  《Anatomy of t.A.T.u.》在2003年12月12日在俄罗斯的电视台播出。纪录片揭示了两个女孩子并非同性恋,只是Shapovalov想出来的包装手法。 Shapovalov设计的造型是“未成年女同性恋”的“mere love for each other”,针对男性观众。纪录片展示了两个女孩子生活中的许多面;从宗教信仰,到Yulia的男朋友,和Yulia坦承堕胎。从服用药物到马赛克 “Fuck War!”标语等都激起了许多争议。
  从2004年1月-3月,俄罗斯电视台STS播出了13集的纪录片《Podnebesnaya》,记录了t.A.T.u.与经纪人Shapovalov录制第二张专辑的情况。然而在片子的大部分集数里都没有两人的出场或者与Shapovalov有交流。片子大多数时候是Ivan与其他艺人合作,而 Yulia和Lena并没有实际参加录制工作。两人确实录了一些歌,其中几首被放进了第二张专辑中。在纪录片播出仅数月后,Lena和Yulia离开了 Shapovalov,认为制作出来的音乐质量太低,Ivan只是一门心思地想办法制造绯闻。Yulia说:
  “他(Ivan)把时间花在制造绯闻上而非我们的音乐。我相信我们的歌迷更想听到

 
目前有2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Loading ....
  • JiaJia 回应于2009/03/29 19:20 回复TA

    长篇大论...

    barry 于 2009-3-29 20:01:58 回复

    NO....
    就写了一点点..介绍嘛,随便拉的。不喜欢去掉好了!

    JiaJia 于 2009-3-29 21:03:44 回复

    你精简一点嘛

    barry 于 2009-3-31 0:38:10 回复

    啊类...我咋就没想到。

  • alex 回应于2009/04/24 12:09 回复TA

    嗯 好多听多的 歌都不知道名字

  • 本篇文章没有Trackback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