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张很特别、很中国化的“New Age(新世纪)”音乐碟,全碟以悠远的古琴轻弹缓奏为首曲,运用了大量的中国古乐手法,很有意境地展现了作者的心声——不顾困苦、执意前行、超然脱世。

  看不出、觉不出、想不出、说不出、唱不出,聆听“New Age”音乐,其实是一次奇幻的灵魂之旅。在恩雅的爱尔兰风景画中徜徉,在梅得温的南美丛林气息中呼吸,沐浴着喜多郎的丝路花雨,固然是莫大的享受,但毕竟有一层说不清的隔膜,终究难以直抵心灵深处。在每一位怀着古典情怀的中国人看来,《一意孤行》就是中国的“New Age”,几小件中阮、琵琶、笛子、巴乌、洞箫,不须华彩,拒绝炫技,随性组合,自在挥洒,足矣。

  但是,这并非一张出世的专辑。因为贯穿始终的是一种人性化的思考、挣扎、蜕变。

  它的作者——刘星,虽然在世俗中的知名度甚至不如三、四流的小歌星,但他却是中国为数不多的“New Age”音乐实践者。从刘星对曲子做的文案中,我们可以窥见其创作心境:“白色的雪地、绿色的小树和黑色的人,组成了一幅协调的图画。”“一意孤行”一词让整个画面充满了随意不羁的气息,一种散淡的味道缓缓而来。《一意孤行》是堪称“新世纪音乐的中国拓荒者”刘星的第二张专辑,也是迄今为止最为乐迷所熟知的专辑。相比此前的《无所事事》,刘星在《一意孤行》中更强烈地展露了他的个性。



 
目前有1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Loading ....
  • 回应于2009/04/30 20:06 回复TA

    以前听过,不错。

  • 本篇文章没有Trackback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